历史故事:复仇的火焰(上)

时间:2021-08-23 16:5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从1935年至1940年,大连放火团的英雄们,在日本鬼子的严密监控下,烧掉了日军多个工厂、码头、军用储备仓库,甚至将敌人刚引进的飞机组件也烧掉了! 这些大火,使得在日本铁蹄下生存的中国老百姓们,看到了希望。百姓们称之为火神爷下凡来打鬼子了! 抗日放

  从1935年至1940年,大连放火团的英雄们,在日本鬼子的严密监控下,烧掉了日军多个工厂、码头、军用储备仓库,甚至将敌人刚引进的飞机组件也烧掉了!

  这些大火,使得在日本铁蹄下生存的中国老百姓们,看到了希望。百姓们称之为“火神爷下凡来打鬼子了”!

  抗日放火团,国外又称“对日谋略放火团”、“国际工作班”、“国际特科”。它是在苏联红军参谋部直接领导下的一个以破坏日本占领区军事设施和战略物资为目标的国际性反法西斯秘密组织。其总部设在中国上海,活动中心在大连,活动范围包括东北和华北的日本侵占区。其成员主要是工人和基层劳动者,大连工人(含店员)占其组织人员数的70%。

  据日本关东军参谋部《国际工作班的概况》记载:1935年6月至1940年6月,抗日放火团对日军占领区的军事设施和战略物资实行放火破坏达78次。其中,在大连放火57次,在安东(今丹东)爆炸铁路1次,在天津放火10次、爆炸铁路6次,在北平爆炸铁路1次,在青岛放火3次。这些活动沉重打击了日本侵略者,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国际反法西斯统一战线斗争的一部分。

  抗日放火团大连地区负责人多次变动,实际工作的主要领导者是秋世显和邹立升。他们以“苦力”职业为掩护,以认同乡和交朋友的方式发展组织成员,在大连10多个工商企业中发展了近70名放火工作员,设3个情报组,相互之间不发生横向联系。邹立升负责三者之间的联络,并直接领导一个情报组的活动。他妻子包玉侠多次到天津、丰台、沈阳等地传递情报。

  甘井子码头可停泊2万吨级油轮。日本统治当局选择甘井子建立一批工厂企业,大量生产军用物资,运往日军侵华战场,不断扩大侵略战争。抗日放火团将甘井子“满石”这样的军工生产厂作为破坏目标,先是派放火团成员以“苦力”身份潜入“满石”等工厂,为放火斗争做准备。

  1935年6月25日,邹立升指挥放火工作员——满洲油漆株式会社(今大连油漆厂前身)工人高绪慎在油漆厂放火,点燃了抗日放火团的第一把火。经过这次实战演习,抗日放火团有了制造火药和放火的经验。邹立升与妻子包玉侠在自家屋里巧妙地制造出肥皂大小的定时引爆火药装置,分发给放火工作员。

  抗日放火团工作员先打入破坏目标内部作工,寻找机会把火药安置在日军战略物资里面,定时燃烧,造成自燃火灾的假象。因而在抗日战争爆发之前的几年里,日军虽然对大连火灾逐渐增多产生怀疑,但不知是谋略放火。1937年8月27日,大连警察署高等系主任今藤敏夫在哈尔滨听审中共满洲省委被捕人员姚荫芳时,得知大连有从苏联派出的专事对日本军事目标放火的地下工作人员。于是关东州厅警察部开始大搜查,结果毫无所获。抗日战争爆发后,抗日放火团放火次数增多,火势增大。常常是一处大火未熄另一处大火又起,把大连日本警宪官吏烧得焦头烂额。

  1938年4月10日,抗日放火团工作员吴诚江、卢炳义,在满洲石油株式会社大连制油所(简称满石,今大连石油七厂前身)放的一场大火燃烧了16个小时。大火冲天,黑烟笼罩了大连湾上空。满石消防队、大连消防署、满铁消防队和甘井子、金州及大连市内各消防队均被调往现场灭火,但火势仍不见减弱,烧伤5名日本职员,烧毁14、15号仓库的6万桶石油和大量化工原料。日本关东州厅长官及各警宪官员都赶赴现场,狼狈不堪,乱作一团。

  抗日放火团工作员大智大勇,出生入死。1940年6月,王有佐奉命烧毁周水子日军仓库。日军戒备森严,中国工人出入须检查全身,连头发也不放过。王有佐就把定时引爆火药装置夹在煎饼里,一边吃煎饼,一边通过卡子门,巧妙地把火药带进仓库内,烧毁日军毛衣裤5万多套和大量军用食品。

  抗日放火团中放火次数最多的是满铁大连码头常佣工于守安。1940年1月至6月,他一个人放火17次。2月13日,于守安在抗日放火团大连地区负责人秋世显的指令下,把火药安放在大连码头137号仓库和305号棉花仓库内,定时燃烧。当月21日,于守安提出利用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码头放假之机,焚烧日军存放在码头的飞机主体等军用物资,得到秋世显的批准。当天上午10时,于守安在3架飞机主体上各放置一枚定时引爆的火药,下午6时,3架飞机主体全部被烧毁。同日上午11时40分,于守安在寺儿沟电车站的日军仓库里放置火种,烧毁日本军用马草10个车皮;中午,他到三泰油坊,在院内的日军马粮草堆里安放定时火种,又去日清油坊埋置火种;下午1点30分,他又潜入爪谷油坊安放火种。于守安一天放火5起,彩吧论坛论坛首页正版。日本军警防不胜防,哀叹“其活跃,十分惊人”。

  于守安于4月1日至27日先后在码头东部131号仓库、603号仓库东侧桐油堆场、码头东部110号仓库放火,均发燃成功。5月28日,于守安在码头东部506号和507号室外货堆及码头西部112号室外货堆放火,烧毁日军准备运往前线的罐头、食品、衣物、机器等大批物资,大火映红码头上空。消防队刚把4条水管拉到一座仓库前,另一座仓库又被定时火种引爆,消防队员被大火包围,狼狈逃出;水管被烧在大火里,仓库顶部的铁皮被火焰冲到半空,地上的铁轨被烧弯曲。这场大火震动了大连市民众。6月初,于守安又先后在大连码头中央马路西侧货堆的机器设备中和码头西部第311号仓库北第105号货堆放火,取得成功。6月22日,于守安在大连码头西部第202号仓库放了抗日放火团历史上的最后一把火。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95岁老戏骨加盟《六尺巷新故事 【山歌之乡】张家港“印象凤凰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历 2021江苏事业单位招聘公基备考 羽绒服少有人知的历史典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