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香港挂牌主论坛(l) >

“接受采访骂我;不接受还骂我”新疆企业:我太难了!

时间:2022-04-24 09:1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北京冬奥会准备得如火如荼,可外媒却将触手伸向了新疆,企图再次故技重施,操弄人权话题给中国施加政治威胁。而这一次,新疆太阳能企业成了继新疆棉花之后外媒瞄准的新靶子。 今年6月,美国商务部把新疆的四家太阳能公司列入贸易黑名单,西方媒体亦步亦趋将

  北京冬奥会准备得如火如荼,可外媒却将触手伸向了新疆,企图再次故技重施,操弄人权话题给中国施加政治威胁。而这一次,新疆太阳能企业成了继新疆棉花之后外媒瞄准的新靶子。

  今年6月,美国商务部把新疆的四家太阳能公司列入贸易黑名单,西方媒体亦步亦趋将矛头指向同一处。他们所谓“强迫劳动”的说法从哪里得出?新疆是否如他们所说“藏着秘密”?

  中国日报记者赴新疆对太阳能企业开展独家专访,不少维吾尔族员工也发出自己的声音。同时,记者连线了美国《全球策略信息》华盛顿办公室主任威廉·琼斯(William Jones)以及政治评论员高飞(FernandoMunozBernal),通过深度解析为大家还原美国打压新疆太阳能产业的背后真相。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太阳能电池板制造国、出口国和安装国。全球超过60%的太阳能电池板是中国制造的,而制造太阳能电池板使用的多晶硅约有一半,来自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

  新疆地区发展光伏产业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其拥有丰富的光照资源、广阔的荒漠土地资源、丰富的各类自然资源,电力充足且成本低。此外,国家还为新疆光伏产业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政策支持。

  然而,新疆快速发展的太阳能产业却引起了西方媒体的恶意关注。跟新疆地区棉花产业的遭遇一样,太阳能电池板产业也面临着一轮又一轮“强迫劳动”的无端攻击。

  这些恶意攻击形式惊人地相似,依靠有组织的媒体宣传来塑造公众对新疆的看法,损害一个对全球绿色未来越来越重要的产业。

  首先要提及的一个常识是,光伏产业并非劳动力密集型产业,不需要大量的普工,而是技工,因此外媒“强迫劳动”这个论调从一开始就站不住脚。

  新疆大全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国最大的多晶硅制造商之一,最近它登上了西方媒体的头条。

  彭博社四月的一篇“报道”指责该太阳能巨头“藏着秘密,拒绝外国观察者”。文中,彭博社引用德国籍“学者”郑国恩(又名阿德里安·曾兹)的言论作为“专家采访”。

  但国内外的媒体早已披露,郑国恩的真实身份其实是美国情报机构操纵设立的“新疆教培中心研究课题组”骨干。他打着新疆学者的名义,向外媒供稿,以炮制涉疆谣言、诽谤中国为生。此人多次被媒体起底,还曾被新疆企业告上法庭。

  “当时因为是在去年,疫情非常严重的三四月份,全国进行所有相应的管控。新疆的防疫要求更严格。你(媒体)要采访,得有相应的报备,当时是(彭博社)根本不符合采访的所有要求。”

  此后,在中国外交部五月举行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新疆大全邀请了同一批彭博社的记者参观工厂。

  周强民在采访中表示,“在这次会议上,我们也明确表达,面对疫情缓和(的情况),欢迎任何媒体,按照程序要求和制度规范,愿意来的我们都持欢迎的态度。”

  尽管彭博社在参观访问中没有发现强迫劳动的证据,但它还是不愿意宣布它此前对该公司的“报道”是错误的。彭博社似乎已经决定了对新疆大全的立场以及对新疆的叙述,它阴阳怪气地写道:“新疆太阳能巨头试图讨取西方的欢心。”

  对于彭博社有意歪曲事实进行报道的行为,政治评论员高飞(FernandoMunozBernal)在中国日报记者的连线采访中表示:

  “我认为中国,特别是新疆,在过去受到了伤害。记者获准进入新疆之后,他们进行了歪曲性报道,歪曲了他们所看到的一切,你能怎么办?”

  一些西方记者甚至还没到新疆,就说它“有可疑活动”。即便真正去了新疆,他们也要声称自己看到的是“演的”或者“不可信的”。

  西方媒体对新疆真实情况抱有的不信任态度,以及到访后做出的不实描述让紧张局势升级。对于新疆企业来说,他们若不接受采访,外媒就说他们“有秘密”;接受了采访,那些画面就被说成是“强迫劳动”和“种族灭绝”的证据。恶性循环不断延续。

  记者走访发现,当地大部分企业都只是想做好生产,并没有想要过多地参与到政治中。但如果他们对所有媒体开放,就会经历意想不到的“歪曲解读”。

  2021年,包括大全新能源、协鑫新能源、东方希望集团和新特能源在内的四家新疆工厂的多晶硅年产量合计将达到全球总产量的近一半。中国日报摄制组向这四家工厂申请采访,其中大全和新特接受了采访,其他两家均表示接受采访的风险太大。

  显然,新疆公司已经逐渐对媒体失去信任。整个过程中,唯一受到伤害的是新疆的人民和企业。

  热播电视剧《山海情》中有一个情节:中国西北宁夏回族自治区偏远地区的一群村民到更发达的福建省去工作。虽然他们完全不熟悉这个地方,几乎听不懂方言,但他们坚持要去,因为他们希望通过工作来改善自己的生活。

  这个情节对于国人来说不难理解,它正是在中国广泛存在的“外出打工”现象,也即劳动力转移。新疆也不例外。

  就新疆的劳动力转移项目,中国日报记者连线采访了美国《全球策略信息》华盛顿办公室主任威廉·琼斯(WilliamJones),他认为:

  人们要么是自愿去,要么是被鼓励去改善生活条件,获得报酬丰厚的工作,这样能够更好地养家。

  但很多外媒的“报道”完全不符合事实,他们声称“中国政府在新疆的劳动力转移项目等同于强迫劳动”。

  根据这些“报道”的描述,人们背井离乡工作谋生,往往面临着挑战和困惑。但这绝不是新有的情况。劳动力转移项目也就是中国人常说的“外出打工”,这个现象在中国各地已经持续了40年,并且人们普遍认为它是中国取得惊人经济成就的原因之一。

  哪里有工作,人们就会往哪里流动,这在世界其他任何地方都存在。事实上,这种人员流动跟求职会在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但西方媒体故意歪曲了事实。

  “他们关注新疆,但他们使用的是完全相同的机制。西方国家过去从未觉得有什么问题,任何买过那些品牌商品的人在过去都没有异议。但是现在,因为新疆使用了同样的机制,他们就有意见了,这完全说不通。”

  英国谢菲尔德哈勒姆大学五月发表了一份报告,题为《在光天化日之下:维吾尔族强迫劳动和全球太阳能供应链》。报告强调了中国政府的劳动力转移计划,并指责新疆合盛硅业股份有限公司在参与该计划时存在强迫劳动。该报告因此认为,合盛公司“玷污”了全球太阳能供应链。

  合盛硅胶股份有限公司生产冶金级硅,供应给大全等多晶硅制造商,用于制造太阳能电池板。全球排名前八位的多晶硅制造商去年的年产量占太阳能多晶硅总产量的90%以上,它们都从合盛公司采购了部分金属硅。

  合盛硅业副总经理朱志强向中国日报记者透露说,自己从来不回应外媒“强迫劳动”的“报道”,他认为这些问题与事实偏离太远。“断章取义,非得在这里面混淆视听的话,我们是不欢迎的。”

  合盛公司有大约四千名员工。在这四千人中,约有一千人是少数民族,包括维吾尔族。合盛公司给大批维吾尔族同胞提供工作机会,外媒就开始“强迫劳动指控”,认为这是“对产品的污染”,实则是在挑拨民族情绪,激起民族对立。

  朱志强表示,“政府就是提供一个平台,或者提供一个媒介或者宣传,这个也很正常,介绍劳动者就业。但是强迫劳动,它肯定是违背劳动者的意愿,采取强制措施,我们这里根本就不存在。”

  六月,美国商务部将合盛硅业股份有限公司、新疆大全新能源公司、东方希望集团和协鑫新能源公司列入贸易黑名单。此举限制了美国公司向这四家新疆公司出口产品和技术。

  威廉·琼斯认为没有人会去自己不想去的地方工作。他知道中国记者一直在跟踪记录劳动力转移项目,而一些外国记者,并没有那么深入地调查过。

  “因为他们相信一种叙事,这种叙事认为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那里一定发生了什么问题,并必须要加以阻止,这是他们想要创造的故事。他们创造了一个妖怪或一个虚假的形象。如果你谈论得足够多,人们会开始认为这就是现实。”

  西方的宣传试图通过注入大量资金来塑造关于新疆的全球叙事——在社交媒体上投放广告、赞助智库和组织的研究。

  推特已经推出了禁止政治广告的规则,但仍允许西方媒体在推特上公开自由地宣传政治内容。该平台一边打压中国的声音,把它们视为虚假信息或者政治宣传,一方面却对西方媒体投放的政治类广告视而不见。

  威廉·琼斯对此进行分析,他认为制造虚假消息的人会在不同的社交平台上发布“报道”。发布的人可能都是同一个人,只是用不同的名字,对同一篇报道发表不同的故事,来表明这篇“报道”信息量很大,值得一读。

  2000年,中国的太阳能光伏年装机容量仅占全球总量的0.01%。到2020年,中国在太阳能领域全球领先,市场份额达到33%。

  扩大可再生能源规模,是中国最新五年计划中指明的一个主要方向,目标是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

  10月31日,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在英国格拉斯哥开幕,美国代表搭乘专机、开着豪车车队前往。在大会上,美国表示将与中国在气候变化议题上进行更为密切的合作。然而,美国却将中国太阳能公司列入黑名单,阻碍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

  美国试图尽一切可能阻止中国从西方世界获得高科技设备,同时在中国制造社会动荡,使中国经济难以发展。

  在这种权力游戏里,美国自嘲它的全球影响力正在削弱。但问题在于,美国如果一直沉溺于这种滑稽行为,只会让地球的未来危机重重。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马斯克接受采访自称“居无定所 驻坦桑尼亚大使就中坦双边务实 第三场“委员通道”举行 8位委 接受采访 羽生结弦首次接受采访:感觉很